江苏科技报 创客周刊 人物--余强:不可“旧”药,不可讨巧 踏踏实实做国产糖尿病一类新药

健谈、语速快,说起管理、融资头头是道,盛世泰科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CEO余强看起来比大多数研发出身的创业者更具企业家天赋。实际上,从本科到博士后,他一直扎实做科研,直到被一场论坛打通了创业神经,才一脚踏进创业领域,自此大展拳脚,管理、研发、战略布局一手抓,拓下了一片国产新药开发的疆土。

11.jpg待遇员工看重成长空间自愿拿五折薪资

作为一家专注新药开发的企业,盛世泰科的员工以研发岗位为主,四分之三以上为研发人员,超过50%的技术人员都是硕士以上学历。余强说,公司的人才大多数来自省内,这说明江苏省内高校、科研院所的人才培养与高新企业需求充分契合,是个非常好的现象。

谈到高学历人才,记者以为会听到一个求贤若渴、高薪聘用的故事,没想到,余强对高学历人才有点抠门

众所周知,做新药是非常烧钱的,但是盛世泰科在拿到A轮融资之前只烧掉了2000万人民币。余强告诉记者,省钱的秘诀就在于包括他在内的创始团队几乎不拿薪酬,很多员工在A轮融资进来之前也只拿市场价一半的薪酬。当然,我们不能一直压榨员工。公司拿到A轮融资后,我们就把员工薪酬都涨上去了,还给了股权激励等政策。

问起低薪还能留人的秘诀,余强真诚地说,员工确实是被几个创始人的创业热忱所感染,被公司美好的发展前景所吸引。

对此,盛世泰科的“85总监潘慧平深有体会。潘慧平此前就职于康缘药业等大型药企,参与过几款新药开发,用余强的话说就是做过的一类新药比我多,简历比我漂亮。在公司里,大家都叫她潘双,因为她是制剂部和项目运营部两个部门的总监。

让她担任双总监之后,我们还在继续培养她,比如让她参与园区举办的CEO培训班,让她代表公司去参加创业江苏科技创业大赛等等。我们要培养人才梯队,让盛世泰科成为持续发展、持续创新的企业。余强说,做创新药是风险很大的项目,通过人才梯队培养,即使公司有一个项目失败了,还有新的项目可以继续下去;即使做项目的人离开公司了,还可以在医药行业里面继续发光发热。

余强说,只看盛世泰科绝对不是业内最高,但是企业愿意给员工提供成长的空间和机会,愿意帮助员工提升经验、开阔眼界,这是很多人才愿意从其他的公司来到盛世泰科、也愿意留下的最重要因素。

觉醒博后时期才接触创业投资概念

从引才到融资,余强清晰的思路、流畅的表达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天生的企业家。实际上,余强出身名门,从本科起一直扎扎实实做科研,直到博士后期间,才接触到创业”“投资的概念,知道除了科研之外的另一条路。

1990年,余强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在邢其毅院士科研组完成学士论文,之后在中科院参加国家“863”攻关项目;1999年他在美国获得化学博士学位,随后在时任美国药剂科学家协会(AAPS)主席的Ronald Borchardt教授的指导下继续博士后研究。

余强告诉记者,他的博士指导老师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实验室里有擅长生物靶点研究的、有学药物化学的、有从事药物评价的……专业分布几乎涵盖了整个新药研发链条,实验室每次组会都要从早开到晚,他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对新药研发的全过程有了宏观的了解。

博士后期间,Borchardt教授喜欢举行各种小型论坛,其中就有帮助研究人员们做职业规划的论坛,在这场论坛上,余强第一次听到创业”“投资的概念,知道了科研人员原来还可以做企业。

2005年,余强在美国独立创办CGENETECH公司,制定了以新药前体分子设计为核心的技术战略,瞄准世界新药研发市场,成功地将CGENETECH打造为全球新药前体分子设计公司最优技术的代表之一。

余强的大学同学丁炬平硕士毕业后在国内创业,两人一直保持联络,很多创业理念不谋而合。余强在美国创办CGENETECH公司后,也与丁炬平开展了业务合作。后来,余强回国,与丁炬平以及邢其毅院士门下的两个同门师兄弟一起,创立了盛世泰科。

也是在CGENETECH,他发现了一种用于治疗型糖尿病的前体分子。后来,基于这种前体分子研发的靶向药物盛格列汀成了盛世泰科的拳头产品。

研发推倒重做达到更完美效果

余强介绍,盛格列汀属于DPP-4抑制剂,是一款用于治疗型糖尿病的靶向药物。2006年,美国的默克公司出了第一款DPP-4抑制剂西格列汀。由于DPP-4抑制剂降糖效果好,不会引起肥胖、低血糖等副作用,这种药目前已经占据了全球糖尿病药物市场的27%

CGENETECH,余强发现了一种可以和西格列汀效果类似的前体分子。在了解糖尿病相关资料时,他获知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中国是糖尿病大国,糖尿病患者人数全球第一,但治疗水平与欧美相比却仍然比较落后。与此同时,余强听到了国内开始重视生物医药产业的消息,2010年,他带着这种分子回国,决心做一款自己的一类新药。

凭借前景良好的新药项目,盛世泰科很快就得到了国家十二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立项。不过,开始进行动物实验后,余强才发现新药的效果没有预想中那么好。余强有句口头禅叫作不可,用以向合作伙伴强调新药研发时效的重要性。不过,为了达成更好的效果,他果断将研究推倒重做,对新药进行全新设计,整个项目进展因此拖后了一到两年。

近两年有投资人问过余强这样一个问题:盛格列汀这款药,你做了这么久,为什么才做到这一步?对此,余强笃定地回答:我们确实迟了一两年,但是重做之后药效要好得多。

目前,盛格列汀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根据已经进行的80例临床试验结果,与西格列汀相比,盛格列汀副作用更小,西格列汀每天需要服务100毫克,而盛格列汀每天只需要服用50毫克。

一款新药的诞生太难太难,不久前,余强还受到过盛格列汀带来的惊吓与惊喜。当时余强人在美国,当地时间是早上,而国内是晚上10点多,突然接到丁炬平电话。深夜的电话让余强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临床试验出问题了。结果,是负责临床实验的权威专家看了我们的数据,觉得成药性太好了,兴奋地给丁总打了电话,丁总听了也很激动,于是马上把好消息分享给我。因为专家半夜主动打这个电话,说明他对我们的新药真的非常认可。

除了盛格列汀,盛世泰科还在癌症、罕见病等领域布局,有计划地开拓新药研发项目。目前,公司针对罕见病多发性硬化症开发的三类新药特立氟胺也已经获得临床批件,预计最晚2020年就可以在国内销售。余强说,今年522日,卫计委公布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多发性硬化症就在其中,中国约有3-5万人患有这种疾病。目前获批进入中国的对症药物价格在每月1万多人民币,而特立氟胺的售价大约是进口药的三分之二。他希望,国产新药可以为中国的罕见病患者带来希望。

(记者:刘丽媛)